<menuitem id="tzxb3"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tzxb3"></menuitem><thead id="tzxb3"><del id="tzxb3"></del></thead>
<thead id="tzxb3"><dl id="tzxb3"><th id="tzxb3"></th></dl></thead><thead id="tzxb3"><del id="tzxb3"><video id="tzxb3"></video></del></thead><listing id="tzxb3"><del id="tzxb3"></del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tzxb3"><ins id="tzxb3"><strike id="tzxb3"></strike></ins></listing>
<ins id="tzxb3"></ins>
<listing id="tzxb3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tzxb3"><ruby id="tzxb3"><span id="tzxb3"></span></ruby></listing>
<menuitem id="tzxb3"><dl id="tzxb3"><address id="tzxb3"></address></dl></menuitem><ins id="tzxb3"></ins>
<menuitem id="tzxb3"></menuitem><menuitem id="tzxb3"><del id="tzxb3"><address id="tzxb3"></address></del></menuitem>
選擇日期:
非法集資進化史:從老太太線下騙貸到進軍區塊鏈

編者按:6月中旬,中國人民銀行黨委書記、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黨委書記、主席郭樹清表示,在打擊非法集資過程中,努力通過多種方式讓人民群眾認識到高收益意味著高風險,收益率超過6%就要打問號,超過8%就很危險。10%以上就要準備損失全部本金。

鳳凰網財經在發布《郭樹清呼吁警惕非法集資非法集資到底多瘋狂?》一文后,多個用戶爆料多家公司涉嫌非法集資,上萬人被騙,資金規模百萬到上億不等。目前,錢寶網、雅堂金融、唐小僧、聯璧金融四大民間高返平臺相繼“爆雷”。

為進一步揭露非法集資的手法、產業鏈、演化歷史,鳳凰網財經特推出專題組稿,幫助讀者認清非法集資真相。

新聞配圖

鳳凰網財經啟陽路4號出品 文|秦宇杰 編|彭彬

1994年,無錫新興實業公司案發,共涉案32億元人民幣,被稱為新中國成立后的非法集資第一案。新興公司位于無錫,公司總經理、案件主犯鄧斌,是一名工人出身的老太太。最終,這個老太太在公司開業僅3年后,就把江蘇、北京的多名高官拉下馬,開啟了新中國非法集資的序幕。此后,非法集資以線下為主,其中較為知名的有吳英案等。

鳳凰網財經調查發現,隨著互聯網等技術的發展,非法集資案件開始從線下轉移到線上,不斷興起的直銷、P2P、區塊鏈等概念,也正在成為非法集資的幌子。

而隨著非法集資的發展,法律也在與時俱進。最高法2010年出臺的《關于審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》共提及五項罪名,分別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罪、集資詐騙罪、擅自發行股票、公司、企業債券罪、虛假廣告罪、組織領導傳銷罪。

近日,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接受鳳凰網財經專訪時表示,非法集資已成為當下一個重要的、要治理的風險源。曾剛認為,非法集資過去發展很快,原因包括金融產品供給不足、剛兌情結嚴重、監管部門分工不明確等。

老太太線下騙取32億元

1994年,無錫新興實業公司案發,共涉案32億元人民幣,被稱為新中國成立后的非法集資第一案。

新興公司位于無錫,公司總經理、案件主犯鄧斌,是一名工人出身的老太太。誰也想不到,這個老太太在公司開業僅3年后,就把江蘇、北京的多名高官拉下馬。

新興公司成立時鄧斌已有50多歲。公開信息顯示,此前她曾是無錫市無線電變壓器廠的一名工人。在廠里,鄧斌對外宣稱自己的丈夫是海員,可以買到當時緊俏的各種貨物。在此利益的誘惑下,工友紛紛拿出錢來,委托鄧斌購買商品。結果鄧斌拿到錢后買不到貨,就到市場面高價買些貨物應對,然后向更多人集資來填補窟窿,結果被工廠開除。

1985年,鄧斌來到深圳,先后結識了無錫、深圳、北京一些公司的領導,并被聘為多個公司的經理、主任等職。1989年8月23日,鄧斌以金城灣工貿公司的名義,與深圳四維電腦設備有限公司簽訂聯營協議。協議規定,四維公司出資152萬元,交與鄧斌經營2000臺空調壓縮機生意,期限為27天,到期返還本利161萬元,折合年利率78.96%。這是鄧斌非法集資的第一筆業務。從此之后,鄧斌到處宣稱生產出口一次性注射器、醫用手套、絲素膏等產品盈利很大,只要有資金找上門來,鄧斌就依葫蘆畫瓢,與人簽訂聯營協議,每筆資金規定的年利率都在60%以上。

1991年8月8日,無錫新興工貿聯合公司正式開業。鄧斌大擺宴席,給每位嘉賓288元紅包,一時轟動無錫。此時鄧斌已經集資達3。86億元,造成虧欠數千萬元。為了填補資金漏洞,鄧斌很快把關系網從無錫鋪到北京。在鄧斌的活動下,截至1994年5月,直接與新興公司簽訂集資協議的一級集資者就有7個省市的368個單位和31名個人。

其中以戴寶珍的案例最為典型。戴寶珍是江蘇省某地市委書記的妻子,1992年,她回到無錫羊尖鎮農村老家掃墓,對村黨支部書記說:“我對家鄉沒有什么貢獻,村里如果能借到鈔票的話,我可以幫助你們投資到新興公司,年利有60%,保證沒問題?!痹摯骞布Y220萬元,戴寶珍全部投到新興公司,并在拿到的利息中扣除10%作為中介費。

此后,戴寶珍先后組織介紹江陰市多種經營服務公司、無錫縣安鎮電工器材廠等單位到新興公司投資,總額達1462.5萬元。收受中介費等非法獲利53.25萬元。案發后,從戴寶珍家中追繳到人民幣69萬余元、金首飾60余件及其他物品。無錫市檢察長高振家夫婦、北京興隆實業公司董事長李敏等人,也以類似集資手段牽扯在案。

李敏曾擔任北京某官員的秘書,曾牽扯北京市原市委書記陳希同秘書陳健的腐敗案。1994年江蘇省紀委接到舉報后,在北京抓獲了李敏。李敏供出陳健,陳健供出原北京市某機關副處長胡某,胡某供出北京市原副市長王寶森,最終牽涉到陳希同。

1995年,江蘇省無錫市中級法院以受賄罪、貪污罪、投機倒把罪、挪用公款罪、行賄罪等,數罪并罰,判處鄧斌死刑。本案最終查明的32億元牽涉款項,大部分也得到了歸還。

鄧斌被判處死刑后,最出名的線下集資為吳英案。吳英1981年5月20日出生于浙江省東陽市,2005年3月,吳英開始以合伙或投資等為名,在2005年5月至2007年2月間,吳英以高額利息為誘餌,以支付高額中間費為手段,以投資、借款、資金周轉等名義,先后從林某、楊某等11人處非法集資77339.5萬元,用于償還集資款本金、支付高額利息、購買汽車及個人揮霍等。2012年5月21日,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以集資詐騙罪,判處吳英死刑,緩期二年執行,剝奪政治權利終身;2014年7月11日,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裁定,將吳英的死緩刑減為無期徒刑,剝奪政治權利終身。 2018年3月23日,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經重審裁定將其的刑罰減為有期徒刑二十五年,剝奪政治權利十年。

非法集資與傳銷結合

伴隨著網絡的發展,非法集資案件卻更加多發、復雜。為了發展更多的會員,傳銷手段開始被頻繁使用,其中尤以宋密秋為代表。

自2012年11月起,宋密秋就開始從事非法傳銷,創立了一個名為“云數貿”的傳銷組織,并改名“張健”以掩人耳目。

宋密秋對外許諾,只要會員繳納一筆入門費,就可以成為“云數貿”的股東,獲得股份。將來公司上市后,這些股份可以轉換成現金。此外,“云數貿”還有一個動態獎金制度。老會員可以不斷發展新會員,以此獲得一筆人頭費。如果新會員又發展了下線,老會員又可以獲益。

截至2013年案發,利用這套獎金制度,“云數貿”在全國28個省份發展會員19萬人,涉案金額達1.6億元。

2013年6月,湖北武漢市經偵支隊六大隊發布通緝令,對宋密秋進行追捕。9月,公安部召開通報會,將“云數貿”列為當年的十個傳銷典型案例。當年12月,因其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,湖南省公安機關對宋密秋等人立案偵查。

面對警方追捕,宋密秋等人潛逃至馬來西亞,遠程操縱“云數貿”的國內市場,并在海外發展眾多會員。

據媒體報道,“云數貿”在馬來西亞的模式,系繳納300吉特(約合人民幣480元)的入會費,并保證每月賺取2700-6800吉特(約合人民幣4300-10800元)收益。該制度被馬來西亞國內貿易、合作社及消費部秘書長阿里亞斯質疑為非法傳銷。2014年8月,阿里亞斯向媒體表示,如果證實“云數貿”系傳銷,該公司將被封停。

此后,宋密秋在馬來西亞短暫失蹤,“云數貿”的經營模式也引起馬來西亞當地媒體的關注和討論。兩個月后,宋密秋現身泰國,并宣稱要在泰國開拓“云數貿”生意。

據媒體報道,2014年10月,泰國警方召開發布會,宣稱破獲了一個名為“云數貿”的傳銷組織,并逮捕了3名中國籍犯人,包括宋密秋及其妻子,查獲涉案金額100萬泰銖(約合人民幣20萬元)和230萬(約合人民幣46萬元)泰銖的地契。2016年底,宋密秋被泰國警方釋放。

出獄后,宋密秋又著手打造傳銷組織“五行幣”,并在2016年12月在北京召開啟動大會。

宋密秋等人高調行事的同時,也引起了國內公安機關的注意。

鳳凰網財經查詢裁判文書網發現,自2013年起,各地司法機關就開始路西審判“云數貿”案件。最近的案件宣判于今年5月30日,該判決書顯示,江西萍鄉的李某在當地代理和推廣“五行幣”,發展下線83人,層級達三級以上,被法院判決為組織領導傳銷罪,判處有期徒刑一年。

國內公安機關的行動也延伸到海外。2014年11月,湖南省公安廳對媒體透露,赴泰國緝捕外逃經濟犯罪嫌疑人的湖南“獵狐2014”追逃小組順利回國,抓獲3名“云數貿”涉案人員,另有1人投案自首。此后,又有5名“云數貿”逃犯在湖南“獵狐2015”行動中被捕回國。

2016年4月,人民檢察院案件信息公開網發布消息稱,因犯組織領導傳銷罪,云數貿——— 中國建業聯盟董事長楊愛東被廣西岑溪市批準逮捕。據知情人士透露,楊愛東被稱為宋密秋的“左膀右臂”。

2016年3月,中國公安機關通過國際刑警組織對宋密秋紅色通報。5月下旬,多國警方工作發現,宋密秋可能藏匿在印尼。公安部工作組立即趕赴印尼。在中國駐印尼使館大力支持下,協同印尼警方成功將其抓獲。

而在此前,宋密秋還對媒體宣布:“如果我真的違法,你可以通過國際刑警來抓我,如果犯下滔天大罪,他們要抓我,這太容易了?!?/p>

非法傳銷進軍區塊鏈

自2009年比特幣概念出現以來,一時之間,街頭巷尾無人不知區塊鏈,這也為不法分子創造了集資的幌子。

山東濰坊青州曾出現一款舉著區塊鏈大旗的非法項目,名為“皇尊幣”。

據悉,皇尊幣是由山東滿元聚電子商務公司運營,可以像股票一樣炒作、交易。會員投資越多,皇尊幣升值越快,低買高賣,以此賺取差價。這一特點和比特幣非常相似。

在此利益誘惑下,青州市民陳潔(化名)一下投入15萬購買皇尊幣,以期3個月內回本,將來“開寶馬、住洋房、掙大錢”。

3個月后,陳潔沒有得到收益,又被告知再等5個月,然后又拖到元旦。她一直等到2017奶奶4月,得到的消息確實公司正接受青州市公安局的調查。

青州市公安局經偵大隊向鳳凰網財經表示,公司之所以涉嫌傳銷,是因為其打造了一個網絡商城,以售賣山楂紅酒、化妝品等產品。而在售賣過程中,公司利用了傳銷的獎金制度,以吸引更多會員加入。截至2017年4月6日案發,商城共發展會員1686人。

實際上,商城的產品價格嚴重虛高。青州市公安局經偵大隊隊長王忠臣此前表示,商城標價1000元的大瓶紅酒,出廠價僅80元;小瓶紅酒標價200元,出廠價僅20元;化妝品標價15000元,出廠價僅1200元。

與普通傳銷不同的是,會員購買這些產品后,還會獲得一定量的“皇尊幣”?;首饚偶瓤梢杂脕斫灰?,也可以反過來購買產品。

如此“利好”的虛擬貨幣,吸引了大量投資者前來交易。截至4月6日,皇尊幣共有會員5290人。

實際上,皇尊幣的漲跌,完全是掌握在公司高層手中的。青州市公安局曾向媒體表示,滿元聚公司高層掌握有系統的總權限,曾給自己手持的皇尊幣加注數量。

“這是一個以銷售產品為借口,網絡炒賣虛擬貨幣的新型網絡傳銷團伙?!鼻嘀菔泄簿直硎?。

青州市公安局也透露,有部分會員只參與了皇尊幣交易,沒有參與商城推廣,這部分會員是否涉嫌傳銷,需要上級有關部門研究。

到底誰才是韭菜?

在鳳凰網財經調查過程中,接觸了不少非法集資項目。這些項目基本都是龐氏騙局,即以后來人的本金補足前面人的利息。最早加入項目的一批集資參與者,往往能獲得不少回報。

以2017年案發的“善心匯”為例,集資參與者劉周(化名)是最早一批投資者,投入本金3萬元,在一年時間內發展會員30萬人。案發后劉周接受央視采訪時表示,自己從這些人身上賺了1200多萬元。

因為的確收獲了巨額利潤,集資參與者往往反對媒體的曝光。2016年“善心匯”風靡民間,國內媒體開始對其陸續曝光,每有報道刊出,往往會遭遇參與者的群嘲。

“善心匯”董事長張天明也深諳宣傳套路。他曾多次開設論壇,舉辦募捐活動等,在國內多家主流媒體投放廣告,打著扶貧、愛國的旗號,以此迷惑集資參與者。

2017年6月,湖南永州工商局接到舉報,控制了一批“善心匯”的骨干成員,凍結了部分涉案資金,導致當地返利癱瘓。為了逃避法律制裁,“善心匯”頭目鼓動會員和不明真相人員采取打電話和到政府上訪等方式,要求永州市工商局撤銷立案,解凍涉案資金。面對壓力永州市工商局仍按照規定將案件移交給永州市公安局查處。

2017年7月,張天明落網。此后他接受央視采訪時表示,平臺最高峰時一天入賬2.5億元,按照當時的發展速度,2017年底平臺會員將達到1000萬人。據警方查明,張天明非法獲得十余億元,而真正投入捐助和扶貧項目中的錢只有極少數。

鳳凰網財經注意到,其他非法集資項目也存在相同情況。一些集資參與者明知項目是龐氏騙局,一旦資金鏈斷裂將導致后來人的血本無歸,仍然會選擇盡早進入項目,以期收獲最大利益。其中不少人會在平臺崩塌后進入其他項目,繼續收割韭菜。

“誰都不希望自己成為最后的接盤俠?!倍嗝顿Y者告訴鳳凰網財經?!暗钦l又能保證自己不是韭菜呢?”


秒速赛车开奖软件app